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雨后书院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713章 那一剑的风采

第713章 那一剑的风采

“列阵,准备迎敌!”

冯永拔出帅剑,大声疾呼,“句将军已经带兵从后头围住了他们。只要我们挺住半个时辰,他们就一个也逃不掉!”

“万胜!万胜!”

部曲先前看到烟花,原本还有些不敢相信援军已经到来,如今得到主帅的亲口承认,当下齐齐高呼。

还天降异象?

你当老子是你们这种文盲?

冯永想起方才与韩仇的交谈,当下忍不住地又哈哈大笑起来。

他觉得自己应该给自己颁发一个小金人。

作为一个有自我修养演员,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并没有装作视而不见,而是把你编的这个故事当成了事实。

反正敌人所说的话,我是一个字也不会信。

哨声响了起来,原本重心向北防御的阵形开始转向南边。

与哨声配合响起的,还有对面呜呜的牛角声。

一直不动的鲜卑精骑开始小幅度地跑动。

韩仇稳坐军中,对着这支乞伏部的头领说道:“你们必须在明日天亮之前攻下对方的营地。除了那个冯郎君,其余人皆可杀之。”

“若是明日天亮之前攻不下来,那你们就全军覆没的危险。”

乞伏部狠狠地捶了一下自己的胸膛:“请先生放心!”

待头领离开后,狼奴这才问道:“主人,那些羌胡足有两千余人,围攻了半天,都没有办法攻破营寨。”

“如今离落日也就一个多时辰,从昨夜对面士卒的表现来看,他们皆是可以夜战的精卒。这一千鲜卑胡儿当真破营么?”

韩仇淡然一笑,解释道:“狼奴,对面如今已是疲惫之师,从早上到如今,他们连升火的机会都没有。”

“如今定是又渴又饿又累,我故意找冯郎君相谈,就是为了让他们放松下来。”

“人若是有一股心气在,便能支撑不倒。但一放松下来,这股气就会泄了。想要再提起来,即便是有心,那亦无力。”

“我们如今算是以逸待劳,岂有不胜之理?”

听到这话,狼奴恍然大悟,“原来主人邀冯郎君相谈,竟也是一种策略。”

韩仇得意一笑。

鲜卑精骑的冲击力与先前羌胡果然大不一样。

羌胡叛军的武器参差不齐,最差的连木头兵器都有。

而鲜卑精骑是统一的铁制兵器,看来他们从凉州过来时,曹魏曾给过他们援助。

即便是自己的部曲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半重步兵了,强弓硬弩,精铁武器,最大可能的防护甲具。

但面对阵形严整的鲜卑精骑,仍然感到压力。

仅仅是第二波冲锋,匆忙修复起来的营地外围就宣告被破。

冯永脸色不变,站在营地的最高处巍然不动。

他身边的张牧之则是不断地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自家的援军。

营地两翼的鲜卑精骑所射出的箭羽已经开始落到营地中心不远处。

看着对面再次被压缩到最后一道壕沟,韩仇脸上露出笑容。

哪知站在他身后的射雕手突然叫了一声,“主人,你看!”

“什么?”

韩仇顺着射雕手所指的方向,却是什么也没看到。

他素知射雕手眼睛极尖,总能提前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当下问了一句:“那里有什么?”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在战场的左边,出现了一线黑影。

黑影很快扩大。

“是骑军!”

射雕手极目远眺,连忙向韩仇解释道,“似乎是先前离去的羌胡。”

射雕手看不清楚,但举着望远镜的冯永却早就看得清清楚楚:刘浑已经带着自家骑军,驱赶着北逃的叛军过来了。

看样子,他是想押着叛军从战场的西边经过。

冯永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示意张牧之,“放烟花,表明我们的位置,让刘浑注意一点,别让溃军趁乱冲踏我们的营地。”

张牧之大声应诺,喜动于色地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烟花,拿出火折子点上。

“哧哧”作响的引线燃到尽头,没声了……

这是个哑的。

张牧之一下子急得满头大汗。

幸好旁边的同期参谋连忙接着再点上。

这一回,韩仇看到了他这辈子永远也忘不掉的景象。

一支烟火从冯永的营地冲天而起,然后在营地上空炸出一朵火花。

他傻愣愣地看着,张大了嘴,再也没有办法保持先前的从容之态。

“主人,冯郎君营地上空,好像天降异象……”

狼奴脸色慌张地说了一句。

“竖子欺我!”

韩仇脸色一下子胀得通红,他猛地抽了狼奴一巴掌。

想起双方相谈时,冯永先是惊疑不定的神情,后是被天降异象震得心神不定的模样,韩仇只觉胸口又闷又慌。

然后他再想起自己拿天降异象来吓唬冯永,当下整个人就暴跳如雷,连连骂道:“竖子!竖子奸猾!”

想起一前一后那两朵诡异的空中火花,韩仇已经明白过来:冯永这是以自己做诱饵,想要把自己这支人马全部围歼!

从猎手变成了猎物,身份转变得太快,让韩仇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狼奴一下子就懵了,他到现在,还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看到了示警烟花的刘浑很快就吩咐霍弋,让他带着一千新式骑兵准备绕到前方,保护冯君侯。

他则亲自带着人,继续不紧不慢地追赶剩下的溃败叛军。

草原的狼群有一种狩猎方式,那就是不断地给猎物施加压力,把它们赶向自己预定的目的地,同时在途中耗尽猎物的力气。

新式骑兵可以很轻松地跟在这些叛军后面,而那些仆从军,则是不断呼啸着,忽左忽右,不断地从两翼骚扰。

不断有叛军掉队,然后被套上了绳索。

被征召而来的陇右胡人仆从军表示,南乡所产的麻绳真好用!

“主人,后面也有!”

射雕手又惊呼一声。

韩仇连忙向后看去,只见他们的侧后方,出现了一支步卒,高高飘扬的旗帜,表明了他们汉军的身份。

“不可能,怎么可能!”

韩仇瞪着血红的眼睛,喃喃地说道,“他们之间派出的信使所携带的密信上面,明明是说明日才能到。”

“主人,形势不对,我们先送你离开。”

狼奴着急地劝说道。

“走?往哪走?”

韩仇回过神来,面目狰狞地说道:“北边的杂胡都被赶回来了,往西的路被切断,难道你要往东走吗?”

若要回凉州,要么向北走,要么向西走。

此时这两个方向出现了汉军,那么就说明,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

往南是高岭难以攀越,唯一能去的,就是东面。

东面乃是汉人的地盘,往东走和去自投罗网又有什么区别?

“主人,后方乃是步卒,我们是精骑,不若直接令人全力冲过去,他们未必能拦得住!”

狼奴建议道。

“听闻冯永手下步卒,有一支恶鬼组成的营队,所敢挡者,皆斩碎以啖之。”

韩仇面色阴沉无比,“魏国名将张合,亦在他这支步卒面前含恨折戟。如今他们让步卒断后,焉知不是陷阱?”

鲜卑头领脸色苍白地跑过来:“韩先生,我们被围了!”

“我知道。”韩仇满腔的怒火把眼睛烧得红通通的。

他看向头领,咬着牙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趁着对面的援军还没有来得及围上来,让全部人马冲上去,冲破对面的营地。”

“对面的营地里,有汉人的大官,只要你抓住了他,汉军就不敢动我们!”

韩仇指着前方,“要不然,我们就得全死在这里。你只有最后一次机会,速去!”

鲜卑头领又慌里慌张地跑了。

韩仇看向狼奴和射雕手,面露疯狂之色:“狼奴雕奴,你们两个,也跟上去!”

举着望远镜观察敌情的冯永注意到了胡骑的反常。

后路被断不但没有让他们溃败,反而是反常地全部聚拢到一起。

很快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对方这是要拼死一博。

“不要怕,援军已经到了,这是贼人最后一次冲锋!挺住,挺住了我们就赢了!”

他连张牧之都派了下去,给前方的部曲们作鼓励工作。

北边的援军已经开始分成两支,其中一支骑军向着这边绕过来,所以对方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

对方已经毫不在意伤亡,绵绵不绝地冲杀过来。

虽然部曲有着铁甲的保护,但铁甲无法抵消战马的冲击力。

壕沟有一段已经被死马死尸填满了,胡骑借着马力,一跃而过,冲进营地内。

部曲呐喊,四五根长枪齐齐挑起骑士。

前方有部曲没有来得及退开的,被战马撞上,猛地吐出一大口血,体内的骨骼断裂,倒地不起。

胡骑不顾伤亡地冲锋,终于让营地有些混乱起来。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不顾一切地想要冲到冯永面前。

但这是徒劳的。

部曲们的舍命相拼,死死地把他们挡在外围。

双方杀红了眼。

冯永站得稳稳的,他咬紧了牙关,眼睛死死地盯着前面不足三十步的惨烈厮杀。

这时,突然一声巨吼从侧面响起。

冯永下意识地转头看去。

只见一个身材极为高大的贼人,举着一根长长的狼牙棒,横扫过来。

挡在他前面的部曲三四个人皆是被震得向后仰倒而去。

甚至冯永还可以清楚地看到,部曲手里的兵器被扫飞向空中。

贼人再一声闷吼,用力一推,从两边补上去想要挡住他继续前进的部曲又被推开。

贼人大踏步向前,离冯永只有不足二十步。

冯永终于色变,失声问道:“这是何人?”

在狼奴引起的混乱中,一直跟在后头射雕手终于寻得了机会。

他飞快地搭弓引箭,“蓬”的一声,箭羽如同闪电一般,射向冯永。

冯永顿时觉得身上寒毛倒竖,同时一股恐惧紧紧地摄住了自己。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箭羽就已经射中了他的胸膛。

强大的冲击力把他震退了两步,他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口气提不上喉咙,身子软绵绵地就要倒下去。

天旋地转中,他用尚存着的一丝理智,凭着感觉,踉跄地靠到身后的帅旗旗杆上。

眩晕的感觉好一会才消失,冯永缓过气来,心有余悸地摸了摸中箭的地方。

胸口疼得厉害,呼吸有点困难。

感觉胸口的骨头似乎裂开了。

低头一看,脚下落了一支箭羽。

他举目向着箭羽射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射雕手似乎目中露出惊讶之色,手里又搭起了另一支箭。

就在这时,从他斜里边突然暴起一个人影,冯永甚至可以捕捉到有一抹极亮的剑光。

剑光所过之处,射雕手猛地捂住了自己的脖子,晃了晃身子,倒了下去。

黑影杀了射雕手,去势不变,再次从背后刺向那个高大的贼人。

一切发生得太快,贼人根本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

他正尽自己最大努力为射雕手掩护,让射雕手能找到合适的时机出手。

直到一小段剑尖从他的左边胸口穿透而出,他这才感觉到身上的力气似乎一下子被抽空了。

黑影手起手落之间,连接偷袭两人,皆是一击成功。

贼人拼着最后的一丝力气,把狼牙棒向后扫去,扫空了……

黑影似乎早就料到对方的举动,连剑都没拔出来,就翻滚着后退。

冯永喘着气,看着战场中的这一幕,有些目瞪口呆。

看着黑影似乎要消失在混乱当中,他连忙伸手入怀,想要拿出望远镜,这才发觉怀里空空如也。

五十万缗的望远镜落在前面很远的地方,摔成了两截。

原来刚才被战射雕手射中的时候,自己失手把望远镜甩了出去。

想明白了这一点,冯土鳖感觉胸口更疼了。

胡骑的拼死冲锋,好不容易才造成让贼人突进到冯永身边的机会,就这么被黑影轻易地化解了。

他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冯永没有去管开始对胡骑展开反杀的援军,他仍在举目四处张望,想要找到那一个黑影。

那两剑实在是太过于惊艳,让他有一种眩目之感。

这些年来,他所见过的武艺,皆是为了在战场上进行搏杀,以最快的方法杀伤最多的敌人。

死不死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敌人可以丧失战斗力。

即便是像身为女子的关姬所练的武艺,招式也是大开大合。

反观刚才那个黑影,却更像是一种刺杀手段。

快、准、狠,讲究一击得手。

只是直到清扫战场,冯永也没有看到那个黑影再次出现。

“见过君侯!”

句扶、刘浑和霍弋三人,看到冯永安然无恙地站在帅旗下,皆是齐齐地松了一口气。

冯永摆摆手,示意不用多礼,然后开口道:“刘浑,你且过来。”

刘浑有些不明所以地上前。

冯永伸了胳膊,搂过他的肩膀,这才敢迈开步子,长喘了一口气:“疼死我了,扶我去帐中休息一番。”

刘浑最先就是冯永的长随,虽然现在封了侯,但关内侯哪有列侯大?

所以冯永叫他来扶自己,毫无压力。

他方才全靠着一口气强撑着,还得半靠在旗杆上,这才能坚持着不倒下。

虽然内衬里有着质量上乘的细密锁子甲罩着,但射雕手所用的箭羽又长又重,冯永感觉到锁子甲很有可能被射穿了一半。

“君侯受伤了?”

几人听到冯永这么一说,脸色都变了。

“被人射了一箭,不过没射穿铠甲,不要紧。”

冯永解释了一句,边走边问道:“贼首抓到了没?”

喜欢蜀汉之庄稼汉请大家收藏:(www.yuhousy.com)蜀汉之庄稼汉雨后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 - 蜀汉之庄稼汉全文阅读 - 蜀汉之庄稼汉txt下载 - 甲青的全部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雨后书院

猜你喜欢: 金融帝国之宋归大明开荒团红楼名侦探大明文魁攻取天下权倾南北大宋奸臣勒胡马如意小郎君山沟皇帝终极特种兵王特种兵之万物提取系统神话版三国寻唐大唐隐王水浒任侠大清隐龙权色声香史上最强崇祯大唐第一狠人至尊特工天唐锦绣大明之雄霸海外长宁帝军三国之巅峰召唤宗明天下
完本推荐: 反派们开元棋牌 作假么_开元棋牌能玩吗_开元棋牌娱乐后都爱上了我全文阅读木叶之封火连天全文阅读战神比肩:绝色战王全文阅读老子就是大魔王全文阅读神级仙医在都市全文阅读撼天全文阅读某美漫的特工全文阅读缘来是你,霍少的隐婚甜妻全文阅读C语言修仙全文阅读我的美女俏老婆全文阅读特战兵王全文阅读都市透视眼全文阅读逆流完美青春全文阅读橙红年代全文阅读农门寡嫂:养个小叔当状元全文阅读不良之年少轻狂全文阅读无相进化全文阅读神环啸全文阅读山村小神医全文阅读爆萌宠妃:摄政王,惹上身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动力之王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恐怖片场唐残仙子请自重炮灰修真指南顶级神豪帝妃惊天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我的一天有48小时继承罗斯柴尔德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变身荒野女主播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来自地狱的男人从现在开始当渣男最强狙击兵王极品妖孽至尊快穿:救命,男主全都崩坏了!抽个美女打江山金丹九品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诅咒之龙开元棋牌 作假么_开元棋牌能玩吗_开元棋牌娱乐大富翁你好,King先生御鬼者传奇摘仙令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开元棋牌 作假么_开元棋牌能玩吗_开元棋牌娱乐之修罗归来三国之黄巾神将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手机版 - 蜀汉之庄稼汉全文阅读手机版 - 蜀汉之庄稼汉txt下载手机版 - 甲青的全部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雨后书院移动版 - 雨后书院手机站